我的初戀故事 - 初戀的故事

25歲的初戀

張曉曉的初吻和初戀,終于結果在她二十五歲的年華。所幸,還不算太晚。[閱讀全文]

十八個小時的初戀

我的初戀只有一天,準確說來,只有十八個小時。她是我的高中同學。那個時候剛剛文理分科,我在文科美女極多的傳言下毅然決然地選擇了文科。因為高一的時候在實驗[閱讀全文]

失蹤者的初戀

關鍵時刻,湯明遠竟然玩起了失蹤。我焦急萬分,不間斷地撥著這家伙的手機,卻總是關機。現在咋辦?我最了解這個老同學,平日最愛出風頭,比如同學聚會以及同學之[閱讀全文]

路過花開路過你

令人懊喪的初吻,沒有一點甜蜜可言,讓我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誤以為接吻就是這種毫無滋味的事情。[閱讀全文]

那個同齡女孩

12歲的時候,我有過少年的友情,是和學校里的一個同齡女孩。她的家和我的家隔了城市中央的一條河流。夏天下著暴雨的午后,我記得她撐傘等在樓梯的下端,來接我去[閱讀全文]

初戀,謎一樣的結局

“當演員什么都得會,初吻都做不來,那要遇到床戲怎么辦?”尚楓覺得自己說的話有點過,兩個人就沉默不語。[閱讀全文]

飄逝的彩圍巾

沒隔幾天,班上的學生們就擠眉弄眼地議論說:我和青葉戀愛了。想不到這條爆炸新聞的發表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。[閱讀全文]

我吻了一個女孩

我把她擁抱在懷中,輕輕地吻了她的嘴、鼻子和眼睛,她的頭貼著我的胸部,我覺得口中很澀,大概是淚的味道。[閱讀全文]

那段青澀的記憶

聽說,當天空下起太陽雨的時候,就會有一位善良的天使落人人間。抬頭望天,我在等待我的天使。上高中的時候,我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,來來往往的人群我卻一個人寂[閱讀全文]

雷鋒和她的初戀女友

雷鋒剛到縣委機關上班時,因為家庭條件差,經濟條件窘迫,在穿著打扮上很不講究,簡直就是破破爛爛;但是沒過多久他就全身上下煥然一新,并且保持得非常干凈、整[閱讀全文]

17歲砰然心動的暗戀

17歲,我讀高三,十年磨一劍的最后一年,生命中最關鍵的一年。就是在那最緊張的歲月里,我喜歡上了班里的一個男生。而且,一直喜歡了好幾年。高一,第一次聽說他[閱讀全文]

初戀的第一次擁抱

多少年以前,女孩兒生活在一個很偏遠閉塞的山村里,那里有女孩兒的初戀。其實那時候女孩兒的年紀并不大,但已情竇初開。女孩兒喜歡上了同村的一個男孩兒。當然,[閱讀全文]

初戀的夜燈

我的初戀是在一起偶爾的工傷事件中萌發的。那年,當我從五米多高的腳手架上被摔下來時,眼睛已被亂石擊瞎,整個鮮血模糊的臉龐除了鼻孔和嘴出露之外,已被綁上了[閱讀全文]

我最初的戀情

每值情人節,在課堂上我便會出“×情人”這樣的題目給孩子們書寫,一定會惹來想當然的孩子們一陣鬼叫,待我說明這“情人”的范圍很廣時[閱讀全文]

那夜的你,拿走我的初吻

今夜,萬籟俱寂,漆黑的夜空,是念想的根源。暗黑夜色流離下,熏熏欲醉的我深思恍惚,在若即若離的空間里,打開了那把陳舊的鎖,頓時,黑色的煙霧如一股強暴的龍[閱讀全文]

一場與感情無關的初戀

從小樓的二層下來,我的心仍然一片荒蕪。父親被舉報入了獄,母親又不知去了何方,從此我17歲的天空里再無陽光,只有陰霾。當時我也清楚父親是犯了嚴重的經濟錯誤[閱讀全文]

寄存的初戀

李楚強的初戀來的很不是時候,正值兵荒馬亂的高三。徐瑤佳是通過關系轉到這所學校來的,大眼睛,長頭發,會拉小提琴,穿著白色蕾絲的裙裝,簡直就是落在人間的安[閱讀全文]

第一次寫情書

那一年,我正讀高三,紅是班上的學習委員。在文科班的幾十名女生中,紅相當出眾,不僅因為她出類拔萃的學習成績,而且因為她有亭亭玉立的身材,清秀嬌麗的容顏,明亮清澈[閱讀全文]

誰扼殺了我們的友誼

我不知道在我心底的這份友情還能夠珍藏多久,不知道我是否還應該孤守死角,也不知道應該責怪誰,我不甘心就這樣失去他,我仍苦苦地在[閱讀全文]

江湖俠侶

鄭華在一所規模很小的學校讀高中,學校位于縣城一角,高高的圍墻內,孤零零地立著一幢三層高的教學樓,遠遠望去,校園很像一座城[閱讀全文]

緣于迷信的初戀

很奇怪,在高中最后的日子,我居然會開始戀愛。而且愛的一塌糊涂,其實原因也很簡單,緣于我媽媽的迷信。我們那兒有一個據說很厲害的[閱讀全文]

有點窩囊的初戀約會

有點窩囊的初戀約會

那年那月的那個夜晚,月色清涼如水,月光透過樹隙撒下點點細碎的陰影。四周很靜,只聽見微風拂過樹葉“嘩啦啦”的歌聲,如[閱讀全文]

村姑的初戀

香椿跟桂林訂了親半年以后,桂林就當兵去了。當兵的地方很遠,離家幾千里地,年二半載的,怕是也難回來一趟。把桂林送上火車,香[閱讀全文]

青草指環 我用思念等你入眠

在我的記憶里,寧城從來沒下過那么大的雨,以至于我縮在路邊的電話亭給時修打完求救電話之后,便再也沒勇氣沖進七月的那場大雨里[閱讀全文]

外交家喬冠華的初戀

喬冠華初戀的對象是鋼琴家姚錦新。他們曾一起參加過香港音樂界的活動。據1940年5月23日香港《大公報》發表的《音樂座談會旁聽記》[閱讀全文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