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父親——關于父親的故事 -

那一夜的溫暖

我的中學生活非常糟糕,是因為家庭的變故。有一天,爸媽都收拾行李離開了家,我被安置在姥姥家里。他們言語間遮遮掩掩,不告訴我發生了什么。我那時也想得開,覺[閱讀全文]

四十二粒芝麻

每天放學后,我都拖著饑餓的身子到村口去,雙眼癡癡地望著灰蒙蒙的遠處,望眼欲穿地渴望著一個熟悉的身影能闖入視野之中。[閱讀全文]

父親的最后一戰

大概在十五年前,我們獵民村曾經一派生機。那時,男人們熱衷的就是背起獵槍,三五人組成一個小組鉆進山林,直到獵取了足以炫耀的收獲,才會回村頭。后來動物少了[閱讀全文]

弒父

馮姐以強奸罪把老父親告到了法院。這樣的女人別說是強奸,就是倒找倆錢讓人奸也不會有人愿意的,除非那個人特別缺錢。[閱讀全文]

父親的病根

這天,李強接到母親從老家打來的電話,說父親從樹上摔下來,摔斷了胳膊。李強連夜驅車往老家趕。父親年齡大了,時常感到右手臂麻木酸疼。李強帶他去鎮上的診所看[閱讀全文]

等你老了,我就是你的江湖

從羅小滿記事起,周圍的人都喊她爸爸大胡子。據媽媽說,胡子是小滿嬰兒時最愛的玩具。玩具!小滿想,我有那么奇葩嗎?[閱讀全文]

和父親吵架

我常常想一個問題,我和父親之間究竟隔了什么?我羨慕那些在父親面前撒嬌的女兒,我也羨慕那些在女兒心中是第一情人的父親,可是我和父親之間,長久以來,似乎一[閱讀全文]

父親的紅顏知己

記憶里,我6歲起就和她住在一個大院里。她是一個精致的女人,不太漂亮,但很會打扮,舉手投足間都很有味道。小時候,母親和其他阿姨都穿著黑色或者深藍色的衣服,[閱讀全文]

只有一個字的辭典

那年,他還在讀初中。寒假里隨父親進城去賣核桃,賣了380元。揣著嶄新的錢,父親帶他去了城里的親戚家。娘生病住院時,從親戚家借了300元。還了錢后,謝絕了親戚[閱讀全文]

欠父親一個擁抱

年少時,我和他,很少溝通。他低頭吸煙的時候多,與我們姐妹幾個說話的時候少。雖然他是我父親,但我并不喜歡他。[閱讀全文]

爸爸回來了

看著小劉和小雪抱在一起,女人的眼里有了淚水,笑著說道,小雪,他就是你爸爸![閱讀全文]

父親死因的兩種版本

2002年的春節剛過,還沒出正月,我爸死了。離我過生日還有三天。我爸答應我,在我十八歲生日這天,他會送我美國海軍陸戰隊的Zippo打火機。他說那[閱讀全文]

無恥的爸爸

1午夜時分,韓子豐和幾個朋友盡興出了酒吧。分手后,他向不遠處的家走去。街上十分寂靜,只在對面,有一個貌似醉鬼的人搖搖晃晃地走過來。經過韓子豐身邊時,這人[閱讀全文]

折紙里的愛

1我最早的記憶是我兒時的一次哭泣。那次,不管爸爸媽媽怎么哄,我就是不搭理,一個勁兒地哭個不停。媽媽把我抱進廚房,抽出一張彩色包裝紙,平整地攤在桌上,給我[閱讀全文]

與黑暗系老爸的戰爭

我爸的學歷是函授大專,在他那幫造船廠老哥們兒堆里,算是個實打實的文化人。可自從母親去世后,我越來越怕和他聊天了。周末,我回娘家,我們的開場白通常會這么[閱讀全文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