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震講鬼故事全集 -

鬼眾道

這是很久以前的一個真實故事,大約在民國39年左右,家強并未隨政府轉進來臺,還繼續留在浙江,福建沿海跟共軍打游擊戰。有一天不幸中了共軍埋伏,整連軍隊死傷大[閱讀全文]

異話寢室

走出教學樓,外面寒氣逼人。遠遠就看見綠色燈光打照下的學生公寓。搞不清楚學校為什么會選擇這種陰森森的顏色。晚自修一結束寢室院就開始熱鬧了,北院不知哪個男[閱讀全文]

午夜電梯

剛加完班便在樓下的電梯里遇見了15樓的王阿姨。“真是的,我們每個月交的物業管理費不知道用到哪里去了,你看看這電梯的燈忽明忽暗的嚇不嚇人啊!”&l[閱讀全文]

電梯里的慘死鬼

自從我看了那個不好的東西后。每天下班都有人跟著我,但我回頭,卻什么都沒有。但我真的是聽到那腳步聲,我走一步,他就走一步。[閱讀全文]

迷離夜

4個人都醒后,證實了他的說法,可沒有人知道他們手上的指印從何來。這事清楚的讓人害怕,我們全嚇傻了。[閱讀全文]

恐冰鎮

別以為這只是小說,凡是知道這個故事的人都將活不過今夜。[閱讀全文]

醫學院解剖課

經過絕不亞于唐僧師徒的苦難經歷后,我終于考上醫學院了!盡管代價如此慘烈,但我還是興奮無比,我以后的人生就要一帆風順了!才開學不久,我就已和同宿舍的幾位[閱讀全文]

網友是頭鬼

市場部的工作就是這樣,沒個安定感。大學畢業幾年了,居不安業不樂,現在在一家貿易公司做市場部經理,說是經理其實和打工仔沒什么區別,現在經理這名頭也就為了[閱讀全文]

我是鬼

睡的正熟,鬼把我搖醒了。“我是鬼!”他說,蒼白的臉上一片木然。“哦,我知道!”我淡淡的答到,輕輕的和他握了握手,他的手冰涼徹骨,卻[閱讀全文]

女鬼頭朝下

有個鄉下來的女孩子,是班上的超級資優生,因為成績優異,所以高中畢業后,被準許保送到北京某個出名的大學就讀。鄉下的女生既清純又純樸,哪比得起北京女生的時[閱讀全文]

筆落的聲音

凌晨一點,當鐘樓的鐘聲傳來時,在那個空蕩的實驗室里點一盞臺燈,然后把一支筆往身后扔……聽見筆落的聲音了嗎?……我不喜歡當醫生,[閱讀全文]

中醫科的秘密

最近感覺不太對,老是覺得頭昏,而且昏起來是那種感到四周一片漆黑的那種。大概是榕樹下的鬼故事看多了吧!這只是一種自嘲,或者是自我安慰。這頭昏還是照樣發作[閱讀全文]

你看見過鬼嗎?

我是個大學生,是個平凡人家的孩子,可是就在我高中的那一年我就開始看見了一些很古怪的東西,也就是鬼。[閱讀全文]

無名鬼的故事

許多人都說我沒有作息時間,但是,我的作息時間是跟他們不一樣的…通常我都是晚上在做動畫,夜深人靜的時候,既有清晰的思路,又有大量的靈感和高漲的工作[閱讀全文]

僵尸上網

去年的時候,我在長沙。在網吧包月上網。有一回,一個消息傳到我這里,說是有那天晚上有趕尸的要從長沙附近經過。“趕尸”不知道大家聽說過沒,常看鬼[閱讀全文]

可怕的報應

凌晨三點,小李開著他那臺小車往垃圾掩埋場駛去。小李就在垃圾掩埋廠工作,只是今天他剛好輪休,并不用去上班。同事們都覺得有點奇怪,但誰也沒太在意。小李停好[閱讀全文]

長途客車上的異霧

這是一輛算得上豪華的長途客車。寬敞明亮的車廂,米色的升降高靠背椅,木紋狀的車底板抹得干干凈凈,冷氣開得很足,素色的窗簾毫不留情地將車外的酷熱擋得嚴嚴實[閱讀全文]

夢魔

看清了!看清楚了!白子夜一看之下,駭得魂飛魄散,那事物赫然竟是一口巨大的石頭棺材![閱讀全文]

出租房里的情人

反而覺得,她即使是個鬼,也是個可愛而有修養的好鬼。我倒是不怎么覺得害怕。[閱讀全文]

電梯里的空間

這件事是我大概於十歲時聽回來的,相隔現在已有十數年了,真正事發地點及年份已不清楚,我想應該是大約二〇〇五年左右吧。[閱讀全文]

離魂

在我們那里,有一個不祥的預言,就是死了丈夫的女人不能參加丈夫的葬禮,否則會被亡夫招喚到另一個世界去做伴。[閱讀全文]

黑黑的夜路

去大牛屯的途中,我走得心慌慌的,天越走越黑,路越走越長,已經一個小時的行程中,泥濘的道路上沒有出現過第二個人影,我開始后悔不如早點出來。[閱讀全文]

上電梯一定要叫我

加班,加班!阿明簡直要恨死老板了,為什麼別人都走掉了,他還要留下來加班呢?草草吃過了方便面,他就把頭埋在成堆的報表中,紅這眼睛象殺仇人一樣,怒視著每一[閱讀全文]

幻情

初夏的夜風是溫柔的,可惜與玄子此刻的心情極為不符。玄子心里正燃燒著熊熊的怒火,不理會身後阿忻急切的呼喚,玄子沖進大廈。[閱讀全文]

紅顏不愿老

血是什么滋味?要親口嘗過,才會明了。唇邊詭艷的血一滴滴遺落,像極了淚,同樣是一種不甘心的意味。[閱讀全文]

可怕的嬰煞

我的家鄉在豐都涪陵,一個依山傍江的村子。在生命中最黑的一個夜晚,我被李原奸污了。李原是縣里的頭號潑皮。
[閱讀全文]

半夜給我蓋被子的女人

那還是發生在我上初中三年級時候的事情了.過了這么多年,那些情節我還能清楚地記得,也許是自己親生經歷的,就感覺特別難忘吧.我們是全封閉式的學校,平時除了[閱讀全文]

異物之巷

小時候,我家附近那條名叫史巷的小巷子,我是說什么也不敢經過的——十字路口徘徊的透明人影,像人一樣直立行走的奇妙動物,背陰處靜坐的異形精魅[閱讀全文]

我的貓妻

阿薇,我抱著枕邊的人,眼淚又一次流了下來,滴落在阿薇過于光滑的頭發上,暗夜里,屋子中彌漫著一股陰濃的血腥氣……[閱讀全文]

十二點的電話鈴聲

玲困擾得很。倒不是一般高二女生那些玫瑰色的憧憬還是期待什么的,而是從明天起連考四天的期中考。[閱讀全文]

周末一點五十分

今天是周末,更主要的是今天是情人節。看著哥們兒們滿世界的找玫瑰,不知我是該慶幸還是不幸。既然還沒找見送花的對象,也少受了那幾分洋罪[閱讀全文]

血芙蓉

一朵嫵媚的芙蓉花飄落下來,我伸出傷痕累累,兀自滴著血的手接住,微笑了。[閱讀全文]

列車上的妖刀

入夜,車廂里擠滿了東倒西歪睡眼迷離旅客,行李架和座位下填塞著骯臟油膩的行李卷,腳下布滿各種食物的殘骸和男男女女的鞋子,空氣里彌散著渾濁腥臭的氣味。這是[閱讀全文]

廁所里的一只手

八十年代那會兒我家住在大雜院里。八十年代那會兒我家住在大雜院里。[閱讀全文]

來自死亡之車

本市最近發生了好幾間命案,據說這都是一個從精神病院逃出來的重度精神病患者所為,現在警方正在出動大量人馬四處搜尋此人[閱讀全文]

我曾做過的鬼衣服

但我已經再也不摸裁剪刀了,這點在我所在的整個機關,都是知道的。這個女孩是剛來報到的,她尚不清楚,我曾做過的衣服,是鬼衣。[閱讀全文]

我是一名鬼卒

在這一剎那,我突然明白了!我是一個鬼,一個吸人精氣的鬼!!是我害了她,我是一個害人的鬼!!!我泣不成聲……[閱讀全文]

冰箱里的人頭

小雪哀哀地盯著我,我分明聽到了小雪幽幽的聲音:救救我吧,救救我吧,只有你,知道我的頭,在哪里……[閱讀全文]